送魚和釣魚

螢幕快照 2017-06-20 上午12.29.00.png

圖片轉載自香港01

試後活動跟學生看電影《小孩不笨2》 ,就有說到送魚給一個人和教會他釣魚的比喻。

昨日媒體不斷報道李嘉誠先生會向偏遠地區應屆文憑試考生派發五千元,當然我覺得應該是聽者有份才夠高興,不過,再深入一點思考,這筆意外之財,對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人,會產生什麼作用?

有朋友在她的FB分享到,她覺得這樣「派錢」,學生未必懂得好好運用,到最後可能大多數的金錢,都是用來買手機、波鞋。朋友建議,倒不如用來限資助學生報讀課程等等,才是實際的方法。

校工姨姨說SARS的那一年,李先生送了很多維他命丸到學校,學生每人一盒。原意是好的,希望同學們加強抵抗力,可以繼續在上課學習。可惜,那是藥丸型的維他命丸,要用開水送服,小朋友根本沒有興趣,也不懂得珍惜。派發當天下課後,差不多每間教室地板都充滿了踩碎的維他命丸,校工叔叔、姨姨們忙得不可開交。

正因為得來太易,年青人未必知道什麼是珍惜。也浪費了李先生一番美意。

其實不只偏遠地區的學生,許多市區的學生、市民其實更需要李先生的善心。所以我對於李先生「派錢」這件事有以下意見:

「李嘉誠街坊食堂」

在偏遠地區成立「李嘉誠街坊食堂」,試著在偏遠地區實踐惜食堂概念的可行性。早前台灣就有報導,里長得到商販支持,送來外表不好看的瓜果食材、超市要下架的到期食品等等,烹調成為供應給有需要長者的午餐。食堂聘請退休人士、主婦較難投入勞動市場的人口,讓他們可以在自己的社區有所貢獻,也能有收入改善生活。當然,畢業生也可以成為招聘對象。

舖位和資金對於李先生來說根本不是一回事,只要李先生願意提供地方,要聯絡志願團體等等協助並不困難。(李生吹雞加埋水喉射住喎⋯⋯大把人爭住做啦)

「李嘉誠資助大學新生買電腦」(對唔住,諗唔到勁啲嘅名)

凡獲大學取錄的應屆新生,憑取錄證明書、學生證之類,到李先生旗下電器用品店購買電腦,可以扣減五千元,每位同學限買一部;視為李先生恭賀同學考進大學,並支持同學努力學習的愛心舉動。

(咁我諗李先生都唔會介意資助埋獲副學士取錄嘅同學,而且,五千蚊左手交右手啫⋯⋯)

「李嘉誠資助你進修」

大學學位有限,每年總是有同學沒有獲大學取錄。這些文憑試畢業生想要繼續進修,報讀課程,可向這個計劃申請資助,上限五千。(又係一人限申請一次囉)

「李嘉誠實習計劃」

李先生業務遍佈各行各業,是否可以在不同行業提供一些有薪實習機會給予剛畢業的同學?並非所有工作都需要大學學歷,更多專業知識是實務性的,大學生未必個個識通渠和整水電,尊貴如李先生,屋企同公司仍然都要通渠和整水電服務的⋯⋯

通渠和整水電只比較極端的例子,如果能夠為文憑試畢業生提供有薪實習機會,讓有心工作的認真學習;未預備好要投入社會未找到自己方向的可以嘗試認識真實的職場,應該比直接給予五千元有用。

瘋狂想法還有很多,只是太夜太眼瞓。

如有錯字請指正,實在太眼瞓了。

成績表評語

螢幕快照 2017-06-08 下午09.37.09

圖片轉載自露思兔子Fb

臨近歲晚收爐,除了改卷、入分之外,最痛苦的還是寫成績表評語。

讀的是一般屋村學校,評語大多是四字一句。後來,入行後才知道,這些評語是出自資料庫,老師只要將學生對號入座即可。

這可能是大部份學校處理成績表評語的方法,可惜,工作過的學校都沒有一間是用這套系統。

第一間工作的學校是直資學校,除了班主任評語,每科老師都要為學生在該科的表現寫上評語。成績表的版面每科成績有個評語格,而校方規定學科評語最少兩行半。由於年代久遠,「兩行半」到底有多少個字元已經不太確定了,可能是60-70個中文字左右。

最精彩的一間當年仍採用手寫評語,成績表印好之後都放在會議室,老師們自行找時間去會議室罰抄。班主任評語約三四句,每科老師則寫上學生在科目的簡單表現,如「Good」、「Can do better」之類。如果⋯⋯不幸你寫錯字,就要親自帶同寫錯字的成績表到校務處,請負責同事再印一張,然後帶同新舊兩張成績表去麻煩已簽名的同事再簽一次。寫的時候,真是一字一驚心。

現在工作的學校,要求的是「詳細科目評語」,又回到那悲慘的狀況。高層要求評語要仔細,要夠針對性,要有改善建議。粗略計算過,每一個學生的評語約為130-170字,而每年最大約教四班110-120名學生!不得了,取中位數150字 X 115名學生,即是我每一次寫成績表評語要寫上17,250個字⋯⋯WOW

除了字數要求,另一個潛規則是隱惡揚善,無論學生表現如何,都要「正面表達」,否則,高層會找你入房詳談⋯⋯而家長也會對評語表示不滿意。

大部份母語普通話的家長,都覺得自己孩子的中文應該很好,學科表現應該非常出眾,成績更應該名列前茅。而我教學的母語普通話學生,的確有一半是這樣,而另一半成績不理想,主要是因為學習態度。

曾經在學生S的成績表寫了「上課容易分心」(其實是從來沒有專心),「功課表現有待改進」(其實是從沒準時交,三催四請才隨便寫點東西混過去)。而學生因為上課沒有用心,課堂都是遊魂狀態,考試寫足字數就了事,都沒有認真,分數自然受影響。

結果,家長日時家長非常不滿。家長認為:他上課分心老師你要多提醒他呀!他功課表現不好,你應該立刻通知我,我一定督促他好好做的。你的功課要求又沒有寫在網頁,如果你有通知我,我一定盯著他好好做⋯⋯

對於分數,家長說:他小時候在國內中文成績很好呀!中文是他母語,這一科成績讀不好會影響他的信心⋯⋯你們老師作文評分標準一致嗎?他去年在X老師的班上分數都很高耶!

遇到這種有理說不清,凡事都是「老師你沒有告訴我」的家長,多講兩句都快吐血!

家長日後,科主任找我,跟我說這位S家長向他表示,覺得我針對他兒子,對他兒子評分太緊,又暗示我不水平不夠云云。我將S的試卷拿給科主任看,他看完後嘆了口氣:「唉!他的文章只能打這個分數。」

及後,又要花了我放學後的半個小時,拿著班上高分的試卷,跟S每點分析為什麼這份試卷可以得高分,而S的作答缺少了什麼等等⋯⋯

家長不相信老師的專業,只相信自己相信的事~

我還是回去寫的萬言成績表評語了⋯⋯還未計班主任評語呢!

家長群組

螢幕快照 2017-05-24 下午02.41.26

圖片來自互聯網

早陣子有家長誤將私人訊息錯誤傳到家長群組被瘋狂轉載,轉載者卻未有將小朋友名字覆蓋,有些相片仍然清楚看見「XXX爸爸」的稱呼,試問這個小孩及這個家庭在往後(至少未來這幾個星期)要承受怎樣的壓力呢?

家長群組是個恐怖的東西,據身為家長的同事說,開期初的前幾次聚會中,就會出現家長群組,也不知是哪位家長如此熱心,收集各家長的電話再開群組,同事說:「若你不加入群組,就沒辦法得到最快的資訊。」例如若果孩子沒寫好家課冊,沒寫清楚什麼時候默書測驗等等,家長就無法得知這些消息並「督促」學生。

原來,上學似乎是學生,但實際在幕後操控的,卻是家長。

任教的年級試過,A班在星期一測驗,當天試題就在家長群組中流通; 於是同事將測驗題目稍作調整,浪費了B、C、D、E班已印好的測驗卷;B、C班同在星期三,有一套修改後的試題,D班在星期四又一套,E班在星期五又一套⋯⋯於是老師們前後多出了三套試題。

最神奇是家長日時,學生家長反映:「我孩子跟補習老師花了很多時間去温習,你們卻突然改了試題,我孩子現在很失望,他那麼努力⋯⋯」

我說:「雖然他的試題和A班不同,但是在同樣的温習範圍內,只要有温習都懂得做⋯⋯」話未說完家長反擊:「你們這樣臨時改試題很不好呀,我孩子花了那麼多時間温習,他很用心的⋯⋯不然你們就安排在同一天考呀⋯⋯」

我在心中OS:「你以為我們不想同一天考嗎?是偉大的高層說測驗週加重學生壓力,影響老師授課云云⋯⋯反正就是不排統一測驗時間,總之這兩個星期裡,你們自己安排課堂時間進行測驗!」

據說,家長群組裡連每一個老師的教學特點、每班的教學進度、功課等等都有談論⋯⋯

究竟上學的是誰呢?

 

 

 

誠實

 

螢幕快照 2017-05-18 下午09.27.17

圖片轉載自TOPICK

幼兒組填色比賽結果,全城熱烈討論。不期然將焦點放在「誠實」一事上。

成長的年代,很重視品格教育,除卻無形的教導,像讀什麼教順的故事之外,連「規距」的形式也很注重。我們這一代人之所以在香港活得辛苦,是因為從小學習得來的價值觀、道德觀不斷被否定,更悲哀的是,取而代之的是一套我們不認同,又不文明的觀念。

我教的班很少功課,能力好的學生大部份時間可以在課堂上完成功課,有時是寫了一半餘下的回家完成。首先我個人覺得「學習」並不是形式上的功課,也不是以功課量作標準。其次最重要的,只有在課堂才能看到學生真正的能力。

大部份學生的功課都是經家長或補習老師「檢查」過後再交的,寫得天花龍鳳。但低年級的學生試過問:「明天怎麼寫?」老師難以推斷功課是經家長或補習老師「指導」,還是「代筆」。最直接的方法,我當場看著他做,最能了解學生理解多少。

然而,大部份的家長卻只關心「分數」、「成績」,孩子成績好就相安無事。孩子成績未如自己期望,最大的責任在「老師」,特別母語普通話的孩子,家長及孩子總認為「中文是我的母語呀!怎麼拿不到最高等級?」容我舉個簡單的例子,你到英國去,人人都會講英文了吧!甚致講得比你我還要好,但是否每一個說英文的人,都能寫出十四行詩,跟你分析莎士比亞呢?

家長只看分數看,從小就要孩子交出最「好」的功課,超乎他們能力的功課,孩子做不到就由傍人代筆。這樣的身教,還說什麼「誠實」?

我們的社會正在培育奴隸,歷史裡都講到,凡要控制前朝遺民,虛耗讀書人心志是一種重要手段,只要讀書人熱衷功名利禄,還有誰有會跟你反清復明?

據說殖民地教育是培育「工人」,那麼回歸後就是在培育「奴隸」了。

家長為了讓孩子進band 1學校,無所不用其技,孩子十八般武藝是基本;為了高分和得奬,功課、比賽都由大人代勞。這種環境下成長的孩子既不會有自信,也不會有動力,更別說道德了。家長都做了個榜樣在前,「為求目的,不擇手段」,凡事只許成功。反正孩子自己做的功課也好,填色也好,都被家長評為「不能見人」,要交出由家長親自操刀的功課,久而久之,孩子就失去自信,也會想:「為什麼要認真做?最後也不是交我的東西。」

你今天代替孩子贏了一個奬項,孩子代替你出去領奬。但你卻毁了孩子的自信、動力和誠實⋯⋯

直資學校(上)

有幾年時間在直資學校工作,當時就覺得直資的世界是有錢人的世界。對於屋邨學校長大,居於極平民舊區的我來說,仿如劉姥姥進大觀園。

直資學校如雨後春筍,開了一間又一間,但奇怪的是,同一時間又有不少學校擔心收生不足而各出奇謀,老師成了學額經紀,在不同場合向潛力家長推銷學校。

當年工作的直資學校,家庭來自較有經濟能力的家庭,家長多專業人士。為了應付有經濟能力,並且高學識的家長,學校除了有崇高的辦學理念,有魄力的校長以外,更有許許多多的大龍鳳。

除了教學以外,每個老師要最少要舉辦一個活動小組(課外活動);每月一次黃昏家長講座,全體同事必須出席;一年四次成績表,科任老師要按學生各方面表現撰寫評語,規定不少於二行半(估計中文字50字以上吧);一年兩次宿營; 一年一度開放日⋯⋯

要做的事多到數不清,當時學校有三份一是資深老師,另外三份二都是年青老師,據說是因為年青老師未有家庭負擔,而且心中有團火,願意為教育燃燒(喎)!學生3:30放學;課外活動結束時間是5:00 ;老師每星期一次祈禱會結束時間約7:30 ;遇上「評語截止」前夕,一般離校時間約8:00 ⋯⋯ 最記得每晚7點左右,就有同事拿著茶餐廳外賣紙問:「仲有邊個要叫外賣?」; 而最高紀錄是晚上11:00離校(第二天仍是返8:00的)。

學校以英語授課,同事基本是英美澳加回流的,至於中文教學,則同時有廣東話班及普教中班,每次有中文老師離職,再請的都是母語普通話的「香港老師」(小時候由國內移居到香港的老師,流利普通話,廣東話亦流利,但按老師們到港生活年紀不同,有的同事廣東話極重鄉音)。

無可否認,直資學校在師資及校舍設施等等佔了優勢。因為學校可以自行選擇學生,理所當然會收好學生,收進來的學生成績、體藝本身就很好,於是乎直資學校的成績當然好。又加上家長多為有經濟條件及學識的一群,「家長投訴」是極大禁忌,教育就成了一種理所當然「以客為尊」的服務行業。

//直資政策,是個有系統有預謀的計劃,目的是把最好的教育限於有錢的,而沒錢的,一代一代窮下去。為什麼要這樣做? 因為有錢的聽話,無錢的才會吵。但沒有良好教育了,只得雙手,吵不出什麼。這樣下去,政權不是一天比一天穩固嗎?

方法很簡單,先把原來的5 個band變3個band,好的學校不但收不了好學生,而且質素參差下,根本教不了。這樣下去,名校遲早都變野雞。你想守住百年校譽,自行收生? 得,轉直資吧!

最瘋狂的是,如果那些急不及待轉直資的中學,是百份百私校,即是好像補習學校一樣,那你收多少學費都可以,有人讀就是了。但那些直資中學,不說別的,地皮就是政府免費或低價批的,是公共資源。為什麼成績一樣,有錢的可以讀,沒有錢的卻不可以!?// David Tang FB

人各有志

螢幕快照 2017-03-30 下午09.19.23

圖片來自明報新聞網

特首選舉塵埃落定,民意支持度極高的薯片叔叔落敗,讓我們最後一線希望幻滅。今早巴士經過中環大會堂附近,仍然見到薯片叔叔的選舉廣告,不勝唏噓。我沒有特別支持薯片叔叔,反正對於一個agree with his boss的人來說,又或者,對於一個只能夠agree with his boss的職位而言,即使誰做,結果不會相距很遠。

與朋友閒談間,據說,薯片叔叔北上面聖時,被問及對於再出現佔中等事情會如何處理,薯片叔叔回應温和,不及林太的強硬,以致the boss認為薯片叔叔未能totally agree with his boss,於是被捨棄。但以一個神話破滅的角度來看,薯片叔叔落敗,卻保住了某些人的美夢,也保住了薯片叔叔在大家心中的形象。薯片叔叔現在大可享受人生,正如當年唐唐落敗之後,繼續旅行飲紅酒,不亦樂乎。

之後,網上出現不少討論,說林太的班子裡有前學民成員、曾參與佔中學生、曾以「本土」口號參選學生會選舉的大學生等。讀到的留言大多是批判這幾個年青人忘記初衷,但亦有人說,他們只是看清現實,向現實低頭。

我只能說,人各有志。

以社會大環境及他們成長(過去二十年內)的背景而言,也許,年青熱血時,他們仍心懷理想,期望自己的微小力量可以改變社會⋯⋯然後,經歷過社會的現實,明白到車位也要130萬的時候,要成功買樓,並不是普通人單靠努力工作就能實現夢想。於是,他們在選舉中看到了希望,是棄暗投明、背棄初衷、還是人望高處,則見人見智!

不過,以一個打工仔的角度來說,林太會是個好老闆嗎?據說,林太事事親力親為,一個凡事親力親為的人,某程度上也反映了他對別人的信任和滿意程度都非常有限。而且,能夠在電視直播上公開說薯片的公關做得好,甚致「叫阿聰過來幫我」,這一句叫自己的公關團隊情何以堪?是暗諷自己的公關技不如人,將一切公關過失推卻是自己的公關失職?

如果以陰謀論來說呢⋯⋯這幾個「棄暗投明」的年青人,會否就是「無廁紙」和「唔識用八達通」事件的始作俑者呢?我孤陋寡聞,不知道政治公關會做什麼,但每逢有學生公開活動,司儀也好,朗誦也好,接待嘉賓也好,我們都會先與學生綵排一次,以減低出錯事件。有同事會幫學生寫好司儀稿,叫學生跟著背;我個人不喜歡這一套,我會讓學生發揮自行討論司儀稿,但「出街」之前,必定要從頭到尾聽一次,減低出錯。或者,這幾個年青人正在忍辱負重,幫林鄭繼續關公災難?

 

各家自掃門前雪?

螢幕快照 2017-03-20 下午10.17.14

圖片來自互聯網

與同行有以下一席對話。

同行表示正在港大修讀的課程如此這般不合理,行政部麻煩,好的教授都退休或轉到其他國家大學任教等等。我嘆了一句:「港大百年基業,被政治因素毁於一旦。」

之後,同行說到曾經有一日,正在港大的圖書館裡做功課,但外面聚集了一班黃之鋒等示威者,在圖書館外用擴音器高叫,要裡面的人不要獨善其身,要出來和他們一起抗爭。我問是關於抗爭什麼,對方似乎沒有關注,只說句「政改果啲掛」。

同行越說越生氣,越說越大聲,表示示威者有他們示威的權利,但自己也有在圖書館做功課的權利,於是聯絡保安員「趕佢地走」。

由於政治立場在行內是一忌,為保飯碗不能時刻高調表態,用平和語氣說其實這班示威的年輕人他們也是大學生,他們也要讀書,也要做功課,為什麼他們要把時間花在示威之上?

同行一句:「佢地無聊囉!」(當下想車佢一把再伸佢出馬路!)

我仍然是那種語氣,「你可以不同意他們的示威方法,甚致不同意他們示威的原因,但我覺得,可以了解多點他們這樣做的原因。」

同行是國外回流第二代,早有外國公民身份,並決定暑假後回去定居,原因是不想下一代在香港成長。

 

我口裡也常嚷著要移民,只差前提「中六合彩三五千萬」。我的心情是茅盾的,一方面我看到社會沉淪的痛心,另一方面我其實不相信有生之年這種腐化會有所改善。離開,似乎是最簡單的方法。

早前,在市集遇到年齡相若的檔主,閒談之間,這位手作女孩說了一句:「但係如果愛呢個地方嘅人都搬走晒,咁呢個地方咪重無得救?」

同日,授課時談到「知識份子」、「各家自掃門前雪」、「人情冷漠」等等內容,更讓我想起這位同行。

西史不熟,但中史所讀到的每個朝代興衰,都和「知識份子」有關,最關心時局的,往往也是知識份子。可是身邊所認識的知識份子,許許多多都令我感到心寒。如這位認為示威人士是「佢地無聊」的教育工作者。政治意見、立場可以人人不同,但至少,請認真的了解一下,社會正在發生什麼事。

下班的時候,看到墳場新聞的這一段⋯⋯

//有不少人會說英國治港時也有腐敗處,英國人可能曾經中飽私囊。但我們在那個七八九十年代,念好書、考好試,在社會就不用靠人事會找到崗位。那個年月,我們知道遊戲規矩,雖然未必是最美好的年月,但那個年月,卻是一個相對公平的世界。

中國被共匪赤化六十餘年,斯文零落,慘不堪言。今日的中國人,多半就是那些數典忘祖、自拆祖墳的人;再不是,就是那些工於私鬥、怯於行善的人。

被赤化的中國人治港,目下就只餘人治。攀關係、走後門、多重標準,這些華人的習性,通通都在官場出現。一個個的馬房、一宗宗任用私人,奸貪殘佞,罄竹難書。這個社會的腐敗,就敗在中國人的習性侵蝕制度。//《屍觀點:中國人治不好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