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警察一個十二歲學生

螢幕快照 2018-02-28 下午07.40.24

圖片來自蘋果日報網站

看到這樣的新聞,真的想知道是社會有病?是人性有病?還是警隊培訓有問題?

我不在場,只是看了報導,但從學生的表現看來,像是自閉或亞氏保加症的表現。這兩類症狀其中一項特點是他們較難理解、識別他人的情緒、行動,也未必知道可以如何表達自己的想法、感受、情緒。報導所說的情緒激動、尖叫,除了因為恐懼,亦可能因為他不知道要怎樣表達自己的感受。

社會對警察是有一定的期待,正如社會覺得老師不應該講粗口一樣。我們從小就學習警察是保護我們的,警察很正義,警察會幫助我們⋯⋯去問一下在讀幼稚園的小朋友,大概他們已經能給你這樣的答案。

在這件事件上,警察的表現確實令人失望。OK,警員巡邏時有市民聲稱財物被偷,警員截停被聲稱是疑犯的人非常合理,但不合理的地方是手法。不禁懷疑,是否小朋友再尖叫兩聲,就要向天鳴槍?

兩名受過專業訓練的警員在這情況下仍無法識別學生的SEN情況,或者簡單一點,無法識別這學生和一般小孩不一樣,還要用對待一般疑犯的「大喝」(只會更刺激對方),「將學生哥㩒在地上」(只會加深對方恐懼),根本毫無道理。事件的落幕是由「數名手持盾牌及警棍的警員」到場支援,合力將學生抬上警車!

如果是我的學生,我知道這樣的情況肯定會很心痛。SEN的同學在學校朋友不會很多,因為他們的社交能力不會很強,而其他同學出於無知(係呀,同時講緊事件中嘅「警員」呀!),會覺得他們的行為怪異,也甚少願意與他們做朋友。其實他們的內心很純真,很簡單。

有一次帶學生北上交流,團中一個SEN同學當天犯了點小錯,當我事後要和他談那件事的時候,一開始他連看也不看我一眼,繼續翻閱手上的紀錄冊,當我明確告訴他「我現在想和你談談剛才的事,我想你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而不是只聽XX同學說。但你沒有看著我,我覺得很不舒服。」突然他抬頭看著我,似是發現驚世秘密的眼神,然後自己把紀錄冊合上,開始跟我對話。提到這件事,是想說明這個孩子是無法猜度、感受到我對於被他無視的不好感受,而由於長年的不被了解,許多時遇到問題他們都總是第一個被責罵,以致於他們很容易出現抗拒的反應。

當我清楚用語言告訴他,我想由他口中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而我希望他能看著我跟我談。他明白了這件事,就願意參與對話。

回到新聞事件,假使警員能察覺這個孩子的不一樣,能將「大喝」改為平常語氣,由「唔好再嘈」改為「你安靜一點」,總之不用粗爆的方法,不再驚嚇孩子,事情也許未至於那麼令人失望。

政府總是叫我們「包容」,但警隊無法包容一個SEN的學生。(我係咁斷章取義架啦!)

財爺對於學界的派砂糖(sorry, 糖太大粒,佢派得一粒砂糖啫),連門面功夫都談不上,海馬公園入場券一萬張,請問如何造福學界?

正在忙於出卷的我,實在不該花時間寫文,不過,我最憎人蝦細路,不吐不快!

#有關當局(都唔知邊個局,我估最後個波踢返比社署同學校)如何跟進這名學童的身心狀況?

#警隊如何向社會交待事件?

#又話人善人欺天不欺嘅?

 

 

廣告

課室只能一言堂?

螢幕快照 2018-02-18 下午09.34.54

圖片來自互聯網

對於教學,我們總是說要接受學生的獨特性,但對於老師的教學,有的高層卻容不下獨特性。

話說,公司來了位科主任,就稱為阿一吧。阿一有多年教學經驗,據說是在之前學校待了十多年,由於該校主任未屆退休年齡,無可再升就轉到這兒當主任。

新人士新作風,每個人都想將自己熟悉那一套直接套用在這個地方,又也許公司特意聘請了兩位高薪厚職人士,必定「等睇戲」,期望多多大龍鳳以提升學校地位⋯⋯

阿一有很強的主見,總是期望其他人能依據他的做法,彷彿世界只有他那一套才是可行。觀課之後,阿一給予許多意見,還說了下學期要再觀一次,期望見到我的進步。

對於教學法的意見,我絕對認為是多多益善,即使同一套教材,A班和B班的學生不同,教學方法、活動、安排亦不盡相同。但對於另一些細節上的意見,卻令我覺得是「一言堂」。

我相信人都有表達意見的權利,即使我是老師,教室中的學生是學生,但並不代表我們的身份是對立的,也不代表老師是教室中的絕對權威。阿一不斷提及我在教室中沒有威嚴,「你說什麼學生都反對」。

對於分組方法,我按照能力、男女比例等等預先幫同學分了組,但有一個同學舉手說「老師,我覺得我們可以自行分組。」然後我說「這次先按這樣分組,下一次分組再參考你的意見。」然後,學生仍是按照我的分組進行活動。

下課前,交代了一項功課,我習慣會先定一個日期,然後問學生當天有沒有測驗什麼的,如果遇上交功課當天有測驗之類,日子可以再討論。我說了一個日期,另一個同學舉手說「不好呀,老師,這天不行。」我再問是否有什麼測驗之類,其他同學說沒有,於是維持原判。

就著這兩件事,阿一說我在課室裡沒有威嚴。他說自己和學生感情很好,但學生從來不會反對他的決定⋯⋯

本來,學校就是維穩的產物,學校的存在,為了政府及商家培養人才,說穿了,其實不過是為培養機器裡的一件零件⋯⋯想不到在時移世易的今日,仍然要堅守這一套原則才叫「課堂管理」。

我不明白為什麼學生不可以提出意見,更不明白為何只有老師一言堂的課室才叫「課堂管理」佳。當然,能夠老師一言堂的課堂,肯定不會出現秩序問題,但這樣成長的孩子,將來又會變成怎樣的人?

有些心意,不可等某個日子

螢幕快照 2017-08-14 上午12.28.23.png

圖片來自網上

903國民教育,健吾提到當年父親牙齒有問題,但由於自己並沒有時間關注,於是乎,老人家就到國內找收費比香港便宜的牙醫植牙,幾年後,父親的植牙出了問題,剛好健吾有學生是牙醫,就由這位牙醫學生協助年邁的父親解決問題。

剛出社會的時候,忙著不斷去適應社會,忙著去進修,忙著爭取一份合約,無論是時間或是金錢,都無法照顧到長輩。

那時候總以為,只要我能完成教育文憑、找到一份教師的工作(工作前幾年是教學助理),我就可以有更好的收入,到時就可以在經濟上為長輩提供更好的生活⋯⋯

可是,在我還未找完成教育文憑,還是教學助理的時候,他們卻已經離開了⋯⋯

我們總以為,我們今天很忙,所以我們理所當然不回家吃晚飯,甚致為那些天天打來問你「返來吃飯」的電話感到不悅。

我們總以為,我們今天很忙,是因為我們為了將來而努力,所以我們理所當然覺得,現在,根本不重要。

但,太多人,太多事,太多機會,並不會跟著你到將來⋯⋯

今時今日,我教育文憑畢業了,碩士也畢業了,找到了老師的合約。而我,也負擔得起自己享用更好的保健產品,甚致,負擔到自己一年一趟旅行⋯⋯

但是,長輩們卻還在我仍是個小小教學助理,每天抱怨工作工時的時候,就已經不在了。他們看不到我成為老師,看不到我碩士畢業,也無法讓我帶他們出門「遊埠」(是的,上一輩不叫旅行,他們叫「遊埠」)

仍記得大學畢業時,長輩到台灣看我畢業,那是他第一次搭飛機⋯⋯然後,每一張相都叫我「戴住四方帽」⋯⋯他們成長的時候,因為各種因素無法上學,甚致小小年紀要偷渡來香港「揾食」,十一二歲拓石油氣罐上唐樓⋯⋯還有許許多多我聽過的故事⋯⋯

所以,在他們眼中,「讀到書」比什麼都重要,入大學簡直是光宗耀祖⋯⋯我的大學畢業相後,放著與長輩年的畢業合照,每次看到都會想喊,也所以我沒有勇氣將這張相放出來,只能暗暗的放在畢業相後⋯⋯

我們總以為,我們有「將來」,但是,並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和你一起走到將來⋯⋯

 

 

學生宿舍,Alice in Ireland ~ 2

20170713_232941

*宿舍的廚房

學生宿舍位於都柏林北面(希望沒記錯),門戶獨立的一幢建築物,地位算是市區,步行到學校約30-35分鐘(google map時間), 附近為民區,超市、食肆都有,距離Temple bar area大約15-20分鐘步行路程。

*因為對都柏林認識有限,遇到當地人問我住哪裡,我發現說「距離Temple bar約15分鐘,要過橋」是最能令他們明白的。是以本文以Tample bar為中心地標。

建築物共四層,每層有兩到三個單位,地庫為洗衣房,我的房間位於一樓中的一個單位,單位內有五間房,三間雙人房,兩間單人房。其中兩間單人房附有浴室,而單位另外有一間有浴缸的浴室,一間有淋浴的小浴室,一間有浴缸又有淋浴的大浴室。廚房和客廳是公用,廚房的設備頗為齊存。

以兩個星期額外加HKD$4000元的情況住在單位中的單人房,條件算是不錯。

第一個星期只有連我在內只有三個人入住,分別是法國人、荷蘭人和我,或者我們的單位風水欠佳,以致許多事故發生。

法國人的行李遺失,背包被偷;荷蘭人一到埗就病了幾天⋯⋯幸好,最後我們都平平安安回到自己國家去。或許因為我們一同經歷了這些不如意,所以感情特別好。

法國人是位男士,和我年齡相約,或許他家裡姐妹多,很自然的照顧起我和二十出頭的荷蘭女孩。或許年紀比較接近,而語言上沒有阻礙,和法國人成為了無所不談的好朋友,反而是我意料之外。

荷蘭女孩由於年紀輕,對許多事仍抱有幻想。例如她覺得宿舍生活是大家happy together的,晚餐有說有笑等等⋯⋯法國人卻直接跟她說: 宿舍生活不是這樣的,電視上的都是在演戲。

雖然,我們三人各有各忙,但每晚還是有些時間在客廳閒聊。

回想大學時代,也未有這樣可以天天和室友閒聊的機會,而由於大學宿舍是四人房,完全沒有私人空間可言,對我來說很是辛苦。而這邊的學生宿舍,住的是單人房,剛好調和了這種共同和獨立的空間,又剛好遇上合適的室友,當然舒服。

俗語說針沒兩頭利,室友亦是如此。荷蘭同學大概家裡照顧得好,並不是很整潔的說。喝完水的水杯就直接擱在枱上,吃完飯的餐具就堆在洗碗盤等等⋯⋯洗了一次之後,我就發現視而不見是最好的,否則,無了無之。

反而法國人卻忍不住,每天幫她收拾,最搞笑是有一天晚上從Pub 回來,凌晨一兩點,法國人竟是先到廚房把一切收拾,再去睡覺。第二天問他,他說因為無法忍受在週末起來要清理廚房,他期望週末是起床後享受一杯咖啡,安靜的放空。而不是看著滿滿的碗盤堆積。

*題外話,宿舍的設施有待改善。

基於安全理由,窗戶都上了鎖不能開啓,我在密室過了兩星期。法國朋友說英國也是如此的。

其次,試過在洗手間內突然跳了電、被反鎖在洗手間內要室友從外面開門營救⋯⋯

有房間的窗戶卻又無法上鎖闗上,以致裡面的人夜裡因為天氣冷而醒來⋯⋯

說到床墊,就是那種已經失去彈性和承托的床墊,整整兩星期都沒有睡好的說⋯⋯

 

 

Alice in Ireland-1

20170703_140157

St. Stephen’s green, Dublin

“當你真真正正離開傷心地,看到世界之大,我們的所謂失意,根本微不足道"(鄒凱光,2014)

人生第一次到歐洲,選擇了愛爾蘭的都柏林,來了個兩星期密集英文課程,遇見了一些事,經歷了一些事。

突然間,很想衝出亞洲,其實我旅遊的地方,除了台灣,就是日本;美加西岸去過一次,但從未踏足過歐洲。末代殖民地時期成長,總覺得人生要去一次倫敦,看一次大英博物館,(同埋探下英女皇 XD)。

人世間合適的伴侶和旅伴同樣難找,同樣可遇不可求。如果,凡事等著有伴才做的話,大概我這輩子什麼也不用做了。靈光一閃彈出了summer course的概念,有agent安排跟進,我只要付錢及人去就好,便興致沖沖的報了名。

N年前曾到北京上了一個月暑期課程,當時覺得重回到大學時代,雖然天氣、食物很不適應,但整體感覺尚可。這次抱著同樣的心情上路,可惜好事多磨,但最終還是去了,又回來了。

先說說為什麼選都柏林而不選倫敦,和agent溝通後,對方建議我考慮愛爾蘭,相對於倫敦,都柏林是個小地方,愛爾蘭人較熱情,整體步伐比倫敦慢,較適合去充電的我。於是,便選擇了愛爾蘭,幻想著電影中的小鎮風情。

出發前工作如打仗般排山倒海,這年的校曆安排又是新的,遊學團、外校參觀、考試、成績表等等,都密集的安排在七個星期之內⋯⋯忙得不可開交,所以完全沒有為旅程「做功課」。而對我來說,能夠去一個有大公園、大草地、有藍天、樓房矮的地方,其實已經很好。

 

 

送魚和釣魚

螢幕快照 2017-06-20 上午12.29.00.png

圖片轉載自香港01

試後活動跟學生看電影《小孩不笨2》 ,就有說到送魚給一個人和教會他釣魚的比喻。

昨日媒體不斷報道李嘉誠先生會向偏遠地區應屆文憑試考生派發五千元,當然我覺得應該是聽者有份才夠高興,不過,再深入一點思考,這筆意外之財,對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人,會產生什麼作用?

有朋友在她的FB分享到,她覺得這樣「派錢」,學生未必懂得好好運用,到最後可能大多數的金錢,都是用來買手機、波鞋。朋友建議,倒不如用來限資助學生報讀課程等等,才是實際的方法。

校工姨姨說SARS的那一年,李先生送了很多維他命丸到學校,學生每人一盒。原意是好的,希望同學們加強抵抗力,可以繼續在上課學習。可惜,那是藥丸型的維他命丸,要用開水送服,小朋友根本沒有興趣,也不懂得珍惜。派發當天下課後,差不多每間教室地板都充滿了踩碎的維他命丸,校工叔叔、姨姨們忙得不可開交。

正因為得來太易,年青人未必知道什麼是珍惜。也浪費了李先生一番美意。

其實不只偏遠地區的學生,許多市區的學生、市民其實更需要李先生的善心。所以我對於李先生「派錢」這件事有以下意見:

「李嘉誠街坊食堂」

在偏遠地區成立「李嘉誠街坊食堂」,試著在偏遠地區實踐惜食堂概念的可行性。早前台灣就有報導,里長得到商販支持,送來外表不好看的瓜果食材、超市要下架的到期食品等等,烹調成為供應給有需要長者的午餐。食堂聘請退休人士、主婦較難投入勞動市場的人口,讓他們可以在自己的社區有所貢獻,也能有收入改善生活。當然,畢業生也可以成為招聘對象。

舖位和資金對於李先生來說根本不是一回事,只要李先生願意提供地方,要聯絡志願團體等等協助並不困難。(李生吹雞加埋水喉射住喎⋯⋯大把人爭住做啦)

「李嘉誠資助大學新生買電腦」(對唔住,諗唔到勁啲嘅名)

凡獲大學取錄的應屆新生,憑取錄證明書、學生證之類,到李先生旗下電器用品店購買電腦,可以扣減五千元,每位同學限買一部;視為李先生恭賀同學考進大學,並支持同學努力學習的愛心舉動。

(咁我諗李先生都唔會介意資助埋獲副學士取錄嘅同學,而且,五千蚊左手交右手啫⋯⋯)

「李嘉誠資助你進修」

大學學位有限,每年總是有同學沒有獲大學取錄。這些文憑試畢業生想要繼續進修,報讀課程,可向這個計劃申請資助,上限五千。(又係一人限申請一次囉)

「李嘉誠實習計劃」

李先生業務遍佈各行各業,是否可以在不同行業提供一些有薪實習機會給予剛畢業的同學?並非所有工作都需要大學學歷,更多專業知識是實務性的,大學生未必個個識通渠和整水電,尊貴如李先生,屋企同公司仍然都要通渠和整水電服務的⋯⋯

通渠和整水電只比較極端的例子,如果能夠為文憑試畢業生提供有薪實習機會,讓有心工作的認真學習;未預備好要投入社會未找到自己方向的可以嘗試認識真實的職場,應該比直接給予五千元有用。

瘋狂想法還有很多,只是太夜太眼瞓。

如有錯字請指正,實在太眼瞓了。

成績表評語

螢幕快照 2017-06-08 下午09.37.09

圖片轉載自露思兔子Fb

臨近歲晚收爐,除了改卷、入分之外,最痛苦的還是寫成績表評語。

讀的是一般屋村學校,評語大多是四字一句。後來,入行後才知道,這些評語是出自資料庫,老師只要將學生對號入座即可。

這可能是大部份學校處理成績表評語的方法,可惜,工作過的學校都沒有一間是用這套系統。

第一間工作的學校是直資學校,除了班主任評語,每科老師都要為學生在該科的表現寫上評語。成績表的版面每科成績有個評語格,而校方規定學科評語最少兩行半。由於年代久遠,「兩行半」到底有多少個字元已經不太確定了,可能是60-70個中文字左右。

最精彩的一間當年仍採用手寫評語,成績表印好之後都放在會議室,老師們自行找時間去會議室罰抄。班主任評語約三四句,每科老師則寫上學生在科目的簡單表現,如「Good」、「Can do better」之類。如果⋯⋯不幸你寫錯字,就要親自帶同寫錯字的成績表到校務處,請負責同事再印一張,然後帶同新舊兩張成績表去麻煩已簽名的同事再簽一次。寫的時候,真是一字一驚心。

現在工作的學校,要求的是「詳細科目評語」,又回到那悲慘的狀況。高層要求評語要仔細,要夠針對性,要有改善建議。粗略計算過,每一個學生的評語約為130-170字,而每年最大約教四班110-120名學生!不得了,取中位數150字 X 115名學生,即是我每一次寫成績表評語要寫上17,250個字⋯⋯WOW

除了字數要求,另一個潛規則是隱惡揚善,無論學生表現如何,都要「正面表達」,否則,高層會找你入房詳談⋯⋯而家長也會對評語表示不滿意。

大部份母語普通話的家長,都覺得自己孩子的中文應該很好,學科表現應該非常出眾,成績更應該名列前茅。而我教學的母語普通話學生,的確有一半是這樣,而另一半成績不理想,主要是因為學習態度。

曾經在學生S的成績表寫了「上課容易分心」(其實是從來沒有專心),「功課表現有待改進」(其實是從沒準時交,三催四請才隨便寫點東西混過去)。而學生因為上課沒有用心,課堂都是遊魂狀態,考試寫足字數就了事,都沒有認真,分數自然受影響。

結果,家長日時家長非常不滿。家長認為:他上課分心老師你要多提醒他呀!他功課表現不好,你應該立刻通知我,我一定督促他好好做的。你的功課要求又沒有寫在網頁,如果你有通知我,我一定盯著他好好做⋯⋯

對於分數,家長說:他小時候在國內中文成績很好呀!中文是他母語,這一科成績讀不好會影響他的信心⋯⋯你們老師作文評分標準一致嗎?他去年在X老師的班上分數都很高耶!

遇到這種有理說不清,凡事都是「老師你沒有告訴我」的家長,多講兩句都快吐血!

家長日後,科主任找我,跟我說這位S家長向他表示,覺得我針對他兒子,對他兒子評分太緊,又暗示我不水平不夠云云。我將S的試卷拿給科主任看,他看完後嘆了口氣:「唉!他的文章只能打這個分數。」

及後,又要花了我放學後的半個小時,拿著班上高分的試卷,跟S每點分析為什麼這份試卷可以得高分,而S的作答缺少了什麼等等⋯⋯

家長不相信老師的專業,只相信自己相信的事~

我還是回去寫的萬言成績表評語了⋯⋯還未計班主任評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