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到底活在一個怎樣的城市?

昨晚看網上消息,警方因為市民光復屯門的行動,在屯門時代廣場內使用胡椒噴霧!連我一個斯文人,也忍不住說了句英文粗口!

從來,動物群居,都會保護自己的族群,以抵禦外來的侵擾。但現在我們這個病態社會,卻是自相殘殺,只打自己人,對入侵的勢力卻包容、包容、再包容!會否有一日,名店、藥房門外寫著:港人與狗,不得內進?

今日,兩份報導關於商場使用山羊作宣傳活動。網文隨即揶榆:龍年點拖條龍出黎?

第一份報導在觀塘的商場室內,兩隻山羊被困在小小的一個範圍,地上鋪上假草。商場稱市民購物捐款乜乜乜,可以餵山羊。圖片看起來應是商場地下大堂,這一個奇怪的空間感,並不適合動物。而且是商場內的聲音、人流、温度等等,容易造成山羊受驚。

個人悲觀加陰謀論,如果「餵山羊吃草」是一個表演節目,會否山羊早被餓了一段時間,以營造出「餵山羊吃草」的假像?並且相片所見,看不到有提供飲用水。

第二份報導在銅鑼灣商場,位置看起來是室外,兩隻山羊以寵物用胸背帶綁在鐵馬旁,就只站在石面地上。作為兩隻犬的狗奴才,看到動物在這種天氣中,就直直站在室外,必然想到牠們是否夠暖?

一個地方對「自己人」、對動物都如此病態,我到底活在一個怎樣的城市?

廣告

老師這工作--老師請病假

買保險的時候,記得經紀說過「老師」是低風險行業。

然而從另一角度來說,卻又是「高風險」的。正如每個行業一樣,老師也有老師的職業病,最常見是喉嚨、聲帶息肉。其次,因為長時間用電腦、低頭書寫,頸肩問題。再者,長時間站立,又有腿部、膝蓋勞損。

至於長時間壓力下工作的心煩、多疑、失眠等等情緒問題,更不在話下。2014年5月就有報導指出,教師列情緒病榜首。

聲帶、喉嚨問題

一班三十個學生,老師一個人的聲音是絕對蓋不住的,除非閣下有學過唱歌或聲樂,否則,只能靠用咪!然而,用咪又有它的局限性,別以為學校可以提供演唱會級數的無線咪;咪,多數是自己買的。有線咪的最大局限性就是限制了老師的活動範圍。有時要照顧教室中不同位置的學生,用咪反而更不方便。而且,兩隻手又要拿咪、課本、粉筆等等,只能說,不夠方便就是了。

小妹最近幾年,試過兩次聲帶發炎,也有同事因為喉嚨息肉要做手術。很羡慕有的同事聲線宏亮!像我這種薄弱聲線,或許真是入錯行!

肩頸勞損和關節痛

肩頸、膝蓋勞損,和許多其他工作一樣,是日積月累下來的。上課總是站著,學生做討論、習作要不停巡視,反正很少機會在課堂坐下來就是了。曾經代課的學校,遇著「唔方便果幾日」,累得不能不坐下來,然後,一個很乖的妹妹說:「老師上堂唔可以坐係度架!」不知道是學校要求,還是原本老師的習慣,但一聽下去,很不近人情就是了。

去洗手間

課堂時間,老師要去洗手間,有時還是有難度的。例如,考試、測驗、默書進行中,只好自求多福。還要看你正上課的班級是否高危,試過有同事忘記拿東西,上課中離開教室幾分鐘,教室裡,兩個學生由推撞演變成「打架」,家長投訴,校方處理時當然會說:「上課時老師不宜離開課室!」

朋友A的學校更神奇,考試週的其中一天,同事會連續兩節監考,由8:15進教室點名,到1:00結束,中間有15分鐘小息。但別忘了,第一節考試結束,要收卷、點齊數目; 第二節考試要準時開考,代表監考老師要在開考前做好派卷等等工作⋯⋯真不知道是哪位天才高層想出來的安排!A說,每個同事連續監考兩節的這一天,都異常緊張!

情緒健康

在香港這個病態的工作社會,各行各業都是奴隸獸的工作狀態。而在老師這個服務行業而言,壓力是多方面的。

首先每天要面對一大群「客戶」(學生),又不知哪個天才想出「融合教育」的理想點子,三十個學生三十個不一樣,即使同一課教學內容,在同一年兩班的同學中,教學方法、表達方法還是可以完全不一樣的。再加上,一般老師沒有受過「特殊訓練」,對於特殊學習需要學生,只能靠經驗。又要趕進度,又要管秩序,每一節課都是一場── 戰爭!

另一批更難招架的客戶叫家長,動輒投訴的風氣不知從何時間始盛行。在大部份的情況下,學校是為求息事寧人,「死貓」當然由前線服務員,亦即老師去硬食。

對外有學生、家長; 對內有_(自行發揮想像吧!)一樣的隊友,總是將簡單事情複雜化,更甚者有人為求爭取升職、領功,動不動就大龍鳳,活動為搞而搞,好多時,真的看不到活動背後的「學習意義」。對上有「離地中高層」,執住雞毛當令箭;再對上,還有「堅離地高層」。

我時常問:「行政班友有無教過書架!」想出來的天花龍鳳,都沒想過實行上的困難,實在不似出自一個有教學經驗的「教育工作者」口中!

所以,小妹並非「教育工作者」,只是「教育服務業從業員」,還是最低級那種。

工作上內外夾攻;生活上每個人也要照顧自己家庭、朋友;即使小妹單身還是要侍候兩隻愛犬的!

而且,不知從何時開始,業界對從業員的學歷要求不斷提高,大學畢業後,part time讀完教育文憑,以為可以告一段落。結果,當面試時見過有應徵相同職位的應者自我介紹:「我在現在工作的學校工作了X年,當中沒有停止進修,現正修讀第三個碩士學位⋯⋯」(真人真事,聽到這一句,我當下覺得我可以立即離開,不用繼續陪跑!)

於是,連我這種不是讀書材料的人,也要一把年紀去讀個碩士學位。由於小妹讀書實在太不濟事,人家兩年part time的東西,我前後讀了四年part time才勉強完成。

有的同事生活裡還加上婆媳糾紛、供車供樓、子女play group、子女留學云云,真係人都癲!

所以,和其他許多奴隸獸工種一樣,教師的情緒健康,很不健康就是了。

老師請病假

最近流感高峰期,阿醫生建議大家「有病留响屋企休息,唔好去人多地方」。朋友A(以上神奇學校那位)某星期一腸胃炎,請了三節課的假去看醫生,領了止痛藥就捱著胃抽筋和肚瀉回到學校。當天放學,被離地中高層召到房中關心,離地中高層表示,留意到A有幾次請假是星期一,建議A在週末「注意作息」喎!

A表示,當下內心OS出了句粗口,如果生病可以控制,他會選擇不生病囉!

學校是細菌交流中心,課室是細菌集中營。許多時候,學生因為年輕力壯,病菌在他們身上未能造成太大影響,而且,學生只要家長信就能隨時請病假,醫生紙也不用。

但那些病菌對於年紀大機器壞的小妹,確是大殺傷力武器!試想像小妹一天上五堂,其中一班上double lesson好了,即前後要去四個教室,見四班同學。假如一班有兩個「帶病菌」學生,前後在四個教室共「集」得八人病菌之大成,還能不生病嗎?

一般要連續三天病假,學校才會請代課老師。如果感冒要三天病假,應該也嚴重到要留醫了吧!有人請假,課堂要由其他同事代上,即使是看著學生,也是佔用了其他同事的時間。至於「規則」,則各校有異。聽聞有些學校是在教員室張貼請假大榜,每月更新,同事的「請假節數」和「代課節數」完全公開,而堅離地高層會告訴大家,最理想是「收支平衡」(即是零)!

有時無法理解高層想法,可以用錢去製作Banner,易拉架作校內活動「宣傳」,卻不能出錢請代課,讓生病同事可以專心休息,減少影響其他同事。

許多時候,生病了的從業員(包括小妹)都要勉強去學校,一臉病容看著學生自修,或是安排作業給學生自己做。好多時有惻忍之心的學生,會說:「你唔好講野啦,坐低抖下啦。」、「你塊面白到咁,不如你走啦,返屋企抖下啦。」(真係人間有情呀!)

可惜,主宰生殺大權(我們是一年合約制員工)的高層,只看出席率這個數字,「人」,並不是他們關心的範疇。

我總不明白,高層以「老師請假影響教學進度」為理由去關心請假同事;但生病的同事請假(每學年有多少天有薪病假,過了這個數字之後,每一日病假要如何從薪金中扣除,合約是寫得清清楚楚的)並不是沒有代價的,讓病人安心休息一日,對康復進度有幫助。可是現在是人人有病非到最後不敢請假,讓病情越拖越久,上課又發揮不到功用⋯⋯到底是誰人利益受損?

A被「照肺」當晚,我問他:「你聽日會請假定返工呀?」

A說:「除非我聽日入咗棺才或者入咗廠啦!否則,都要死返去⋯⋯」

為什麼我們要活得如奴隸獸一樣呢?

情人節不要送花

原文標題:《鮮花VS捐款收據》

大時大節,女同事的桌上總會出現一束束的鮮花。小妹個人覺得很浪費,或許,有人會說我葡萄,但說實在,我寧願收一張「無國界醫生」的捐款收據,也不想要一束鮮花。

看著鮮花凋零是殘忍的,所以我人生只買過一次向日葵。說到收花,記憶裡是大學畢業禮、碩士畢業禮收過家人送的花束;那些年在男校任教的時候,收過一束慰問花束,情人節的時候收過自己班送的一枝玫瑰,某年謝師宴收過一支──劍蘭。以上就是我寥寥可數的,收到鮮花的經驗。

三束花束,即使用水供養著,還是只能存放幾天,當花束介乎凋謝與未完全凋謝之間,確實是小妹無法處理的雞肋!學生送的玫瑰,我倒放著貼了在辦公室某角,直到我離開那間學校才扔掉的。

家中有三束學生手製的手工花,毛冷打的、用布造的、用紙摺的。這幾束花即使事隔多年,因為存放空間有限被逼擠在一起,顏色也沒有當時鮮艷,但是每當工作失意,回家看看它們,想想那時候的美好,活力又一點一滴重新灌注⋯⋯

買一束像樣的鮮花,三五百怎都跑不掉,大時大節就更貴了。送一束幾天就會凋零的昂貴花束,其實是為了什麼呢?讓女朋友、太太可以在公司感到有面子?表達對女朋友、太太的愛意?是誰跟我們說,表達感情要送花的?

可能我個人想法不浪漫,也太實際。我總認為,花大錢去買一束鮮花,倒不如去吃一頓好的,至少能滿足口腹之欲。但我最近養成了一個習慣,每當有事慶祝,就會捐款到一個機構!我覺得收到那一紙「捐款收據」,比收到鮮花更幸福!

冷桶挑戰如火如荼的時候,被學生點名挑戰。小妹自知身子潺弱,當然無法接受挑戰。而當時該機構已收到大量捐款,於是小妹把捐款到「無國界醫生」,上載了捐款成功的screen capture作回應。神奇的是,我生日當天,收到機構的正式收據,我相信,冥冥中是有安排的,結果那張收據成了去年生日最值得開心的事。(生日前夕適逢928, 87顆催淚彈,知道我有學生在場,徹夜無眠,怎能快樂呢?)

那時候開始,我變成了想要慶祝就找個機構去支持;愛犬生日會,呼籲狗友不要送禮,改為捐款給一個細小的獨立收留流浪狗機構。小妹首篇網文的like過千,本來說好請姐姐、妹妹吃頓好的,但後來,我跟他們說,把那筆錢用來支持一個小規模的學生團體,飯就吃簡單點吧!慶祝在乎心情,高級餐廳和茶餐廳,其實都能吃飽!

佔鐘還在進行中的時候,讀過一個故事。有一位先生每次經過自修室,就會放下一張wifi預付卡,他形容那是贖罪券,因為工作繁忙他無法參與其中,覺得很愧咎,經濟上的支持,似乎是他覺得能讓自己感覺舒服一點的方法。或許,我這個新習慣,多少是受到他的影響。

或許,我是個不浪漫的人; 或許,有人說這想法太「實際」。但是我仍然覺得,收一紙捐款收據的愉悅程度,遠比收到一束鮮花⋯⋯

後記:

小妹「賣飛佛」捐獻機構:(排名不分先後)

無國界醫生

宣明會

小母牛

護苗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