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到底活在一個怎樣的城市?

昨晚看網上消息,警方因為市民光復屯門的行動,在屯門時代廣場內使用胡椒噴霧!連我一個斯文人,也忍不住說了句英文粗口!

從來,動物群居,都會保護自己的族群,以抵禦外來的侵擾。但現在我們這個病態社會,卻是自相殘殺,只打自己人,對入侵的勢力卻包容、包容、再包容!會否有一日,名店、藥房門外寫著:港人與狗,不得內進?

今日,兩份報導關於商場使用山羊作宣傳活動。網文隨即揶榆:龍年點拖條龍出黎?

第一份報導在觀塘的商場室內,兩隻山羊被困在小小的一個範圍,地上鋪上假草。商場稱市民購物捐款乜乜乜,可以餵山羊。圖片看起來應是商場地下大堂,這一個奇怪的空間感,並不適合動物。而且是商場內的聲音、人流、温度等等,容易造成山羊受驚。

個人悲觀加陰謀論,如果「餵山羊吃草」是一個表演節目,會否山羊早被餓了一段時間,以營造出「餵山羊吃草」的假像?並且相片所見,看不到有提供飲用水。

第二份報導在銅鑼灣商場,位置看起來是室外,兩隻山羊以寵物用胸背帶綁在鐵馬旁,就只站在石面地上。作為兩隻犬的狗奴才,看到動物在這種天氣中,就直直站在室外,必然想到牠們是否夠暖?

一個地方對「自己人」、對動物都如此病態,我到底活在一個怎樣的城市?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