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宿舍,Alice in Ireland ~ 2

20170713_232941

*宿舍的廚房

學生宿舍位於都柏林北面(希望沒記錯),門戶獨立的一幢建築物,地位算是市區,步行到學校約30-35分鐘(google map時間), 附近為民區,超市、食肆都有,距離Temple bar area大約15-20分鐘步行路程。

*因為對都柏林認識有限,遇到當地人問我住哪裡,我發現說「距離Temple bar約15分鐘,要過橋」是最能令他們明白的。是以本文以Tample bar為中心地標。

建築物共四層,每層有兩到三個單位,地庫為洗衣房,我的房間位於一樓中的一個單位,單位內有五間房,三間雙人房,兩間單人房。其中兩間單人房附有浴室,而單位另外有一間有浴缸的浴室,一間有淋浴的小浴室,一間有浴缸又有淋浴的大浴室。廚房和客廳是公用,廚房的設備頗為齊存。

以兩個星期額外加HKD$4000元的情況住在單位中的單人房,條件算是不錯。

第一個星期只有連我在內只有三個人入住,分別是法國人、荷蘭人和我,或者我們的單位風水欠佳,以致許多事故發生。

法國人的行李遺失,背包被偷;荷蘭人一到埗就病了幾天⋯⋯幸好,最後我們都平平安安回到自己國家去。或許因為我們一同經歷了這些不如意,所以感情特別好。

法國人是位男士,和我年齡相約,或許他家裡姐妹多,很自然的照顧起我和二十出頭的荷蘭女孩。或許年紀比較接近,而語言上沒有阻礙,和法國人成為了無所不談的好朋友,反而是我意料之外。

荷蘭女孩由於年紀輕,對許多事仍抱有幻想。例如她覺得宿舍生活是大家happy together的,晚餐有說有笑等等⋯⋯法國人卻直接跟她說: 宿舍生活不是這樣的,電視上的都是在演戲。

雖然,我們三人各有各忙,但每晚還是有些時間在客廳閒聊。

回想大學時代,也未有這樣可以天天和室友閒聊的機會,而由於大學宿舍是四人房,完全沒有私人空間可言,對我來說很是辛苦。而這邊的學生宿舍,住的是單人房,剛好調和了這種共同和獨立的空間,又剛好遇上合適的室友,當然舒服。

俗語說針沒兩頭利,室友亦是如此。荷蘭同學大概家裡照顧得好,並不是很整潔的說。喝完水的水杯就直接擱在枱上,吃完飯的餐具就堆在洗碗盤等等⋯⋯洗了一次之後,我就發現視而不見是最好的,否則,無了無之。

反而法國人卻忍不住,每天幫她收拾,最搞笑是有一天晚上從Pub 回來,凌晨一兩點,法國人竟是先到廚房把一切收拾,再去睡覺。第二天問他,他說因為無法忍受在週末起來要清理廚房,他期望週末是起床後享受一杯咖啡,安靜的放空。而不是看著滿滿的碗盤堆積。

*題外話,宿舍的設施有待改善。

基於安全理由,窗戶都上了鎖不能開啓,我在密室過了兩星期。法國朋友說英國也是如此的。

其次,試過在洗手間內突然跳了電、被反鎖在洗手間內要室友從外面開門營救⋯⋯

有房間的窗戶卻又無法上鎖闗上,以致裡面的人夜裡因為天氣冷而醒來⋯⋯

說到床墊,就是那種已經失去彈性和承托的床墊,整整兩星期都沒有睡好的說⋯⋯

 

 

廣告

Alice in Ireland-1

20170703_140157

St. Stephen’s green, Dublin

“當你真真正正離開傷心地,看到世界之大,我們的所謂失意,根本微不足道"(鄒凱光,2014)

人生第一次到歐洲,選擇了愛爾蘭的都柏林,來了個兩星期密集英文課程,遇見了一些事,經歷了一些事。

突然間,很想衝出亞洲,其實我旅遊的地方,除了台灣,就是日本;美加西岸去過一次,但從未踏足過歐洲。末代殖民地時期成長,總覺得人生要去一次倫敦,看一次大英博物館,(同埋探下英女皇 XD)。

人世間合適的伴侶和旅伴同樣難找,同樣可遇不可求。如果,凡事等著有伴才做的話,大概我這輩子什麼也不用做了。靈光一閃彈出了summer course的概念,有agent安排跟進,我只要付錢及人去就好,便興致沖沖的報了名。

N年前曾到北京上了一個月暑期課程,當時覺得重回到大學時代,雖然天氣、食物很不適應,但整體感覺尚可。這次抱著同樣的心情上路,可惜好事多磨,但最終還是去了,又回來了。

先說說為什麼選都柏林而不選倫敦,和agent溝通後,對方建議我考慮愛爾蘭,相對於倫敦,都柏林是個小地方,愛爾蘭人較熱情,整體步伐比倫敦慢,較適合去充電的我。於是,便選擇了愛爾蘭,幻想著電影中的小鎮風情。

出發前工作如打仗般排山倒海,這年的校曆安排又是新的,遊學團、外校參觀、考試、成績表等等,都密集的安排在七個星期之內⋯⋯忙得不可開交,所以完全沒有為旅程「做功課」。而對我來說,能夠去一個有大公園、大草地、有藍天、樓房矮的地方,其實已經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