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他們內心的聲音,好嗎?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7-02-22-%e4%b8%8b%e5%8d%8809-19-33

圖片來源:爵爵與貓奴FB

學童自殺事件重來,隔一兩天就看到這樣的新聞。作為一個老師,很難想像我每天在學校接觸到的孩子,突然有一個有一天就這樣了會是何等是的感受。

我們都是人,我們都有情緒,不管你是成人或學童。

有些自認為自己是強者的人總覺得,自己經歷過XX都能捱下去,怎麼這些孩子才沒幾歲就要生要死。我們不反對你是堅強的,但你不能要求我們和你一樣堅強,而你也無法量度你經歷的痛和他們正面對的傷痛,哪一個程度較嚴重。

請務必放下心中的量尺,用一個真誠的態度去聆聽願意跟你分享感受的人。你的聆聽,或許,能救回一條寶貴的生命。

「沒希望」、「沒前景」是社會的大問題,香港人人努力「listen to my boss」和「打好份工」,為的只是兩餐,只是一層供大半輩子的樓房,又或租一個小小的劏房。社會怨氣大,憤怒充斥四週,即使在路上互相碰撞,也能發生口角爭執。

家長在工作上遇上壓力,情緒無處宣洩,回到家裡很容易在最親近的家人面前發作。我們在越親密的人面前,越容易展現真性情,甚致是自己也沒有留意的心底那種生情。如是者,家人容易發生衝突,即使衝突的對像不涉及孩子,但長期處於一個衝突的環境與情感不安全的情況下,人的情緒很容易出現狀況。

社會仍然偏向追求高學歷,無論哪個階層的家長亦以「入大學」作為子女的基本目標,如果家庭有能力提供出國升學的還相對好一點(當然有經濟能力的家庭的孩子不代表沒有學業壓力),但大多的家庭只能記望本地升學。

學生從小就被分數的數字標籤,學業成就未如理想的學生,只能在負面標籤中不斷打滾,挫敗仿如雪球在他們身上越滾越大⋯⋯社會重學歷,家長重成績,學校重業績,即使不適合讀書的學生仍然得困在學校,在挫敗中打滾,這種走到哪裡都不是人的經驗,大人有認真聆聽過?還是一句就叫他們:「你用心讀書,考上大學⋯⋯」

孩子才十來歲,處理人際關係哪有成年人圓滑?成年人用羞恥壓向孩子說「家醜不可外揚」,以愧咎控制孩子「阿爸辛苦工作,都是為了讓你⋯⋯」別以為只有身體暴力才能傷人,語言暴力的傷害絕不比身體暴力低⋯⋯而作為成年人的我們,又有否認真思考過孩子們的難處?

「成績」是用來量度這段時間這些學習內容的成效,而不是量度你這個人。成績,只是一部份的你。每個人總有他的長處,也總有他的弱項。我讀書時數學一直不及格,但中文科是前幾名。或許你會說我還是有科目讀得不錯,但我美術、體育都是靠「勤力」取得剛剛及格而已。不是每一個人的才華都適用於讀書之上。

我們都各自有自己的強項弱項,長處短處。聆聽的時候,請暫且放下你心中的量尺,就靜靜的聆聽好了⋯⋯

 

 

 

你所不知道的抑鬱症--病假

螢幕快照 2017-02-08 下午11.16.24.png

抑鬱除了是情緒上有症狀,它還因此牽引著身體的各種狀況。最常見的可能是感冒或各類敏感發作,因為情緒受壓,抵抗力太弱,以致於感冒、濕疹等不停出現。而我自己,除了感冒,還會出現耳水不平衡(暈眩嘔吐,卻又沒有表面徵狀的大鑊野!)、急情腸胃炎。而我有朋友則是濕疹發作。

抑鬱症患者除了要抵抗情緒的沉重,還要抵抗身體的毛病。肉體軟弱就是軟弱,我會選擇先照顧自己,選擇請病假,但這件事會受到外界四方八面極大的攻擊。但我總是問自己:條命緊要?份工緊要?

我也試過因為病假而被公司以「不適合我們公司」為由辭退,當時朋友建議我去平機會,但行業圈子窄,擔心日後無法在同行找到工作,只能忍氣吞聲。

生病的時候,人往往更軟弱,最需要支持。但身邊沒有體會過抑鬱症的人,卻總是以社會價值去落判斷。

「如果你請假要扣錢,你就唔會再請假。」(我的合約寫明了有多少有薪假,試過超過了合約日數,也是要扣錢的)

「邊個好似你份工咁好,想唔返就唔返。」(請假會導致被辭退的恐懼,同事代課後給予的意見,高層的「親切問候」,請假時學生堂課的工作仍是要自己改的⋯⋯而且,請假不是「想唔返」,而係「返唔到」)

「好心你唔好咁任性啦。」(在打開窗門跳下去和選擇為自己做一件之間,我任性的選擇「要休息」)

「升職唔到你,好差事輪唔到你,因為你請得假多囉。」(多謝你話我知阿媽係女人!)

「你又請假?你請得假太多啦!」(又一句阿媽係女人,我都好想同抑鬱講:你出現得太多啦!)

機器長時間高速運作,也會出現過熱、爆炸。而抑鬱症患者耗在抵抗抑鬱的能量,是外人無法想像,他們要裝作沒事,在你們問候時要回說:「我很好。」;在工作場所上即使被懷疑患有抑鬱也無法對上司同事承認(承認了,咪好快失業囉)。

試想像一下,你正發著高燒,吃不下睡不著,卻又要不停進行極大的體力勞動工作,身邊所有聲音不是督促你做得更多更快,就是批判你做得不夠好(抑鬱是無法控制的極端非黑即白想法,和鼻敏感打乞嗤,濕疹皮膚痕癢一樣,不是你可以控制的)。

如果,你懷疑你的朋友有抑鬱,又或你知道正受抑鬱困擾的朋友請了病假,請你高抬貴手一點,厚道一點,跟他說句: 「唔舒服就抖吓先啦。」

如果,你能夠有胸襟跟他說句:「你係照顧咗自己身體需要先,長命工夫長命做。」對方會很感激你。

如果,你是擔心對方因此失去工作,請你直接提出你的「擔心」,記得要用「擔心」這兩個字,不要問:「你唔驚無咗份工咩?」這樣會造成他們更大的壓力。換個字眼:「我擔心你請假會影響到你份工啫。」對方感受到被關心。

如果,你無法應付抑鬱朋友的負能量,你婉轉的告訴他,你最近公司(或學校)很忙,你可以跟他吃個晚飯,或陪他一下下,或是等你沒那麼忙再跟他見面。比你用理性和社會價值和他們進行「看不開、固執」有建設性得多。

圖片來自互聯網

你所不知道的抑鬱症(一)

螢幕快照 2017-02-08 下午10.42.23.png

抑鬱在今天並不是一個新的詞匯,不過許多人仍然將抑鬱與固執、軟弱、看不開劃上等號。

我們必須明白,每個人是不一樣的,即使雙胞胎,還是有所差異。而我們更應該學習去尊重別人和我們不一樣。

抑鬱確實是一種病,並不是局外人以為的固執或軟弱。要知道每個人的情緒反應,是由成長的經歷累積、學習而來。父母或照顧者使用一個怎樣的態度去養育這個人,就造就了這個人的行為態度、性格、看法。華人的家長,多使用權威及威嚇的方式,對於一個年幼孩子來說,要生存,就必須滿足父母或照顧者的要求,討好父母或照顧者,在不知不覺中成了孩子們可以生存下去的方法。

這種被愛、值得、被尊重、安全感和親密感的缺乏的成長經驗,每個人都不同,也所以面對事情,每個人的心理狀況和反應都不一樣。可悲的是,我們的社會化過程中,要我們將「自己」放到最後,首要顧全父母或照顧者的需要或面子,其次要顧全大局,即使難過哭泣,也會被立刻禁止。於是乎,我們和我們內在的自己早就無法連結,明知道內心難過痛苦,但外在一切的力量都在說:「那根本是小事,是你不夠好,不夠堅強,不夠XX⋯⋯」這種極龐大的外來力量,從四方八面攻擊著單打獨鬥的我們。在這個持久而漫長的爭持過程中,我們的感受和認知出現了極大的衝突,這種衝突可說是影響情緒的重大原因。

抑鬱症患者是脆弱的,是敏感的,並且不是他們故意要浸淫在負面的想法中享受抑鬱,也不是他們用抑鬱來搏取同情,或是以抑鬱為借口爭取好處⋯⋯抑鬱的負面思維,就像鼻敏感打乞嗤一樣,是他們無法控制的⋯⋯如果控制到,你以為有誰想要抑鬱?想睡無法睡,肚餓吃不下,眼淚不停流,你以為是件愉快的事?

圖片來自互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