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績表評語

螢幕快照 2017-06-08 下午09.37.09

圖片轉載自露思兔子Fb

臨近歲晚收爐,除了改卷、入分之外,最痛苦的還是寫成績表評語。

讀的是一般屋村學校,評語大多是四字一句。後來,入行後才知道,這些評語是出自資料庫,老師只要將學生對號入座即可。

這可能是大部份學校處理成績表評語的方法,可惜,工作過的學校都沒有一間是用這套系統。

第一間工作的學校是直資學校,除了班主任評語,每科老師都要為學生在該科的表現寫上評語。成績表的版面每科成績有個評語格,而校方規定學科評語最少兩行半。由於年代久遠,「兩行半」到底有多少個字元已經不太確定了,可能是60-70個中文字左右。

最精彩的一間當年仍採用手寫評語,成績表印好之後都放在會議室,老師們自行找時間去會議室罰抄。班主任評語約三四句,每科老師則寫上學生在科目的簡單表現,如「Good」、「Can do better」之類。如果⋯⋯不幸你寫錯字,就要親自帶同寫錯字的成績表到校務處,請負責同事再印一張,然後帶同新舊兩張成績表去麻煩已簽名的同事再簽一次。寫的時候,真是一字一驚心。

現在工作的學校,要求的是「詳細科目評語」,又回到那悲慘的狀況。高層要求評語要仔細,要夠針對性,要有改善建議。粗略計算過,每一個學生的評語約為130-170字,而每年最大約教四班110-120名學生!不得了,取中位數150字 X 115名學生,即是我每一次寫成績表評語要寫上17,250個字⋯⋯WOW

除了字數要求,另一個潛規則是隱惡揚善,無論學生表現如何,都要「正面表達」,否則,高層會找你入房詳談⋯⋯而家長也會對評語表示不滿意。

大部份母語普通話的家長,都覺得自己孩子的中文應該很好,學科表現應該非常出眾,成績更應該名列前茅。而我教學的母語普通話學生,的確有一半是這樣,而另一半成績不理想,主要是因為學習態度。

曾經在學生S的成績表寫了「上課容易分心」(其實是從來沒有專心),「功課表現有待改進」(其實是從沒準時交,三催四請才隨便寫點東西混過去)。而學生因為上課沒有用心,課堂都是遊魂狀態,考試寫足字數就了事,都沒有認真,分數自然受影響。

結果,家長日時家長非常不滿。家長認為:他上課分心老師你要多提醒他呀!他功課表現不好,你應該立刻通知我,我一定督促他好好做的。你的功課要求又沒有寫在網頁,如果你有通知我,我一定盯著他好好做⋯⋯

對於分數,家長說:他小時候在國內中文成績很好呀!中文是他母語,這一科成績讀不好會影響他的信心⋯⋯你們老師作文評分標準一致嗎?他去年在X老師的班上分數都很高耶!

遇到這種有理說不清,凡事都是「老師你沒有告訴我」的家長,多講兩句都快吐血!

家長日後,科主任找我,跟我說這位S家長向他表示,覺得我針對他兒子,對他兒子評分太緊,又暗示我不水平不夠云云。我將S的試卷拿給科主任看,他看完後嘆了口氣:「唉!他的文章只能打這個分數。」

及後,又要花了我放學後的半個小時,拿著班上高分的試卷,跟S每點分析為什麼這份試卷可以得高分,而S的作答缺少了什麼等等⋯⋯

家長不相信老師的專業,只相信自己相信的事~

我還是回去寫的萬言成績表評語了⋯⋯還未計班主任評語呢!

廣告

誠實

 

螢幕快照 2017-05-18 下午09.27.17

圖片轉載自TOPICK

幼兒組填色比賽結果,全城熱烈討論。不期然將焦點放在「誠實」一事上。

成長的年代,很重視品格教育,除卻無形的教導,像讀什麼教順的故事之外,連「規距」的形式也很注重。我們這一代人之所以在香港活得辛苦,是因為從小學習得來的價值觀、道德觀不斷被否定,更悲哀的是,取而代之的是一套我們不認同,又不文明的觀念。

我教的班很少功課,能力好的學生大部份時間可以在課堂上完成功課,有時是寫了一半餘下的回家完成。首先我個人覺得「學習」並不是形式上的功課,也不是以功課量作標準。其次最重要的,只有在課堂才能看到學生真正的能力。

大部份學生的功課都是經家長或補習老師「檢查」過後再交的,寫得天花龍鳳。但低年級的學生試過問:「明天怎麼寫?」老師難以推斷功課是經家長或補習老師「指導」,還是「代筆」。最直接的方法,我當場看著他做,最能了解學生理解多少。

然而,大部份的家長卻只關心「分數」、「成績」,孩子成績好就相安無事。孩子成績未如自己期望,最大的責任在「老師」,特別母語普通話的孩子,家長及孩子總認為「中文是我的母語呀!怎麼拿不到最高等級?」容我舉個簡單的例子,你到英國去,人人都會講英文了吧!甚致講得比你我還要好,但是否每一個說英文的人,都能寫出十四行詩,跟你分析莎士比亞呢?

家長只看分數看,從小就要孩子交出最「好」的功課,超乎他們能力的功課,孩子做不到就由傍人代筆。這樣的身教,還說什麼「誠實」?

我們的社會正在培育奴隸,歷史裡都講到,凡要控制前朝遺民,虛耗讀書人心志是一種重要手段,只要讀書人熱衷功名利禄,還有誰有會跟你反清復明?

據說殖民地教育是培育「工人」,那麼回歸後就是在培育「奴隸」了。

家長為了讓孩子進band 1學校,無所不用其技,孩子十八般武藝是基本;為了高分和得奬,功課、比賽都由大人代勞。這種環境下成長的孩子既不會有自信,也不會有動力,更別說道德了。家長都做了個榜樣在前,「為求目的,不擇手段」,凡事只許成功。反正孩子自己做的功課也好,填色也好,都被家長評為「不能見人」,要交出由家長親自操刀的功課,久而久之,孩子就失去自信,也會想:「為什麼要認真做?最後也不是交我的東西。」

你今天代替孩子贏了一個奬項,孩子代替你出去領奬。但你卻毁了孩子的自信、動力和誠實⋯⋯

誰的決定?

螢幕快照 2017-03-08 下午09.26.06

高層和管理層之間,總有不令人摸不著頭腦的地帶。

學校的架構和公司沒兩樣,在教學方面,由於敝校沒有教學助理(TA),所以我的職級是最低級的教學員工(叫做教師),我的上司很多,學科方面,對上有資深老師(資深老師未必有職級分別,但因為年資高,在科組份量舉足輕重)、再上是科主任,之後是副校長,最後是校長。

校長之下有多少個副校長,視乎學校,由一名到四五名都有。知道有學校是訓導、輔導、課程發展、對外公關各設一個副校長;而一般學校較多是設有兩個副校長。

許多時候,只有校長及副校長們參加的高層會議,會想出各種千奇百怪又不設實際的想法,然後交由科主任帶領(或分派)手下團隊(科組)執行。例如各式各樣的大龍鳳、開放日加設的新環節等等⋯⋯作為食物鏈的最底層,小薯仔只可以奉命行事,即使明知事情是勞民傷財,只為滿足某個人(或某些人)的意願,也要如實執行。

但最恐怖的,是小薯仔不會知道高層會議的內容,究竟將要廢枕忘餐去完成的事,真的是「聖旨」?還是有人中間妄自猜度,加入個人判斷?更可怕的是,當事情出了狀況,去開會的人在會上如何陳述事件?也是一個疑問。

話說某年家長日,有家長投設敝科買了書卻很少用到,於是突然一聲「明年本科不買教科書,教材自訂」就玩死所有人。其實,我懷疑家長說的那本「書」並不是教科書,極大可能是字典或練習,只是沒有人去搞清楚真相,就妄下命令。自訂教材不是不好,但總要些時間過渡,是否必須即時一刀切?這個「不買教科書」的命令,到底出自哪裡?

邀請講員到校要經過層層上報。可以是科主任說科組要辦什麼類型講座,小薯仔做牛做馬預備一切,埋門一腳卻被「學校不批准」五個大字推翻一切,理由可以是「只有一級同學能參與」、「講座內容未能配合學科需要」、「講員政治立場不合適」⋯⋯五花八門,但「學校不批准」五個大字,是不容爭辯及推翻的最終決定。

究境,在高層的會議中討論情況到底是怎樣的?例如「講座內容未能配合學科需要」一事,是開學時科主任提出要各同事提議舉辦不同類型講座,中文科最常見是作家講座了,於是同事A在科主任的同意下,聯絡了一位寫小說的作家,到校主講小說創作,作家能到校的時間在學年中段。

同事A一直聯絡、接洽這件事,在作家要求最後確定的時候,科主任卻傳來「學校不批准」五個大字,理由據說是有教小說的級別都已經教完小說,在學新的單元,所以「講座內容未能配合學科需要」,而且學生「未能以任何方式展示講座成果」。

同事A當下怒髮衝冠,頭上火焰直逼Inside out 的Anger!卻也只能連聲跟作家道歉,說是學校未能安排時段云云⋯⋯同事A懷疑,到底是學術副校長不批准,還是學校不批准呢?事關學術副校長最喜歡大龍鳳,所有活動都必須能「能展示學生學習成果」,而作家講座該如何展示成果呢?或者,大龍鳳不夠大,未能合乎學術副校長的要求?

又,同事B意欲辦一團國內學術交流團(是的!中文科嘛!當然要面向祖國,讓學生回祖國多接觸標準普通話,去讀他們看不懂的簡體字啦!),向新來的學術副校長提議,新副校長表示同意,同事B著手籌辦,同樣埋門一腳,又傳來「學校不批准」五個大字!同事B不明所以,如果學校不同意,是否應該在「提議」階段否決,而不是「要訂機票」時否決?大家不禁困惑,高層會議上,高層是什麼時候知道這件事?又是什麼時候否決?

作為小薯仔,總不能事事找校長,被標籤為「麻煩友」是沒運行的!但作為食物鏈的最底層,除了逆來順受,還可以怎樣?(別忘記小薯仔要每年續約的!)

出了這些狀況之後,唯有「少做少錯」⋯⋯

 

功課

 

螢幕快照 2017-02-15 下午10.45.20.png

圖片櫻桃小丸子來自互聯網

功課這回事,總是順得哥情失嫂意。

功課的原意,是鞏固學生在學校學習到的知識,但是,學校高層和家長,往往以「功課量」作為評核教師標準。

我個人喜歡給學生做堂課多於功課,堂課最能檢視學生是否明白課堂所學。「即叫即蒸」讓學生做堂課,不明白的地方同學們可以互相討論,明白的同學能以「他們的語言」(學生年齡及程度)向提問的同學解釋,提向一方更容易明白。畢竟老師是成年人,接觸自己教授的科目時間很長,也容易忘記自己當初如何由「零」開始學習。反而同學們,是知識接受者,往往更容易理解那「叮」一聲的位置在哪裡。

其次,堂課最能看出龍與鳳。學生的家課,大部份都有家長與補習老師的參與,老師根本無法看到家課的本來面目。於是功課超完美,測驗考試一塌糊塗,有時又要為此解話。如果家長和補習老師是以「教導」的角度去修改學生的家課,當然沒問題,但我更多時候看到的製成品,都是出自家長或補習老師之手。指著作文中某個四字詞,問學生是什麼意思,不是「忘記了」,就是「不知道」,最可愛的是會答:「不知道,媽媽 / 補習老師寫的。」

絕對明白家長希望孩子能交上最好的功課,補習老師受薪做好工作;但對學生來說,卻失去了學習動力和練習的機會,因為一切有補習老師。

再者,一天上六、七節課,老師是無法整節課堂都說話的,讓學生做堂課,老師的嗓子也可以稍為休息。但這不代表學生做堂課時,老師可以休息。其他老師如何處理,我不知道;我自已總是在學生做堂課時不停巡視,學生總說被我突然在他坐位後面出現嚇了一跳。對學生一對一,或一對二三的指導,效果比單純講課更大,特別我的學生中文程度不是很好,對本科學習動機也不高。最明顯是寫作文的時候,針對學生的構思和他討論如何發展想法,即使學習動機很低的學生,也多會眉飛色舞的說一堆內容,從對談中抽出合用的部份,指導他寫進文章,這樣他們比較願意嘗試。

敝校規定每星期最少更新一次老師網頁,交代教學內容、功課、測驗考試等事宜。曾經試過被高層召見,說在我的網頁上,看到某低年班功課很少,認為「低年級最少一星期一次功課練習」。事後,我將堂課的tailor made工作紙向她展示,學生的功課往往是「完成未能在課堂完成的堂課」;只是我確實無法每天更新網頁⋯⋯(你估似你,每日咁少堂咩!)

最近,或許收到家長意見,校方就「功課」這個議題,召開了一個超過一小時的全體會議!討論如何制訂「合適功課準則」!每個科目、學習課題、教學進度都不相同,如何能劃一一個「功課時數」?什麼「統一功課」(如中文科中二級每個單元共同要做的功課量)、「統一XX」的,聽了頓覺高層堅離地!如果凡事追求「統一」,就沒有因材施教,也沒有按班級進度調整這回事了!為什麼高層不能相信老師的專業和尊重班別差異?非要事事用「統一」的標準去衡量?

作者F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