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長群組

螢幕快照 2017-05-24 下午02.41.26

圖片來自互聯網

早陣子有家長誤將私人訊息錯誤傳到家長群組被瘋狂轉載,轉載者卻未有將小朋友名字覆蓋,有些相片仍然清楚看見「XXX爸爸」的稱呼,試問這個小孩及這個家庭在往後(至少未來這幾個星期)要承受怎樣的壓力呢?

家長群組是個恐怖的東西,據身為家長的同事說,開期初的前幾次聚會中,就會出現家長群組,也不知是哪位家長如此熱心,收集各家長的電話再開群組,同事說:「若你不加入群組,就沒辦法得到最快的資訊。」例如若果孩子沒寫好家課冊,沒寫清楚什麼時候默書測驗等等,家長就無法得知這些消息並「督促」學生。

原來,上學似乎是學生,但實際在幕後操控的,卻是家長。

任教的年級試過,A班在星期一測驗,當天試題就在家長群組中流通; 於是同事將測驗題目稍作調整,浪費了B、C、D、E班已印好的測驗卷;B、C班同在星期三,有一套修改後的試題,D班在星期四又一套,E班在星期五又一套⋯⋯於是老師們前後多出了三套試題。

最神奇是家長日時,學生家長反映:「我孩子跟補習老師花了很多時間去温習,你們卻突然改了試題,我孩子現在很失望,他那麼努力⋯⋯」

我說:「雖然他的試題和A班不同,但是在同樣的温習範圍內,只要有温習都懂得做⋯⋯」話未說完家長反擊:「你們這樣臨時改試題很不好呀,我孩子花了那麼多時間温習,他很用心的⋯⋯不然你們就安排在同一天考呀⋯⋯」

我在心中OS:「你以為我們不想同一天考嗎?是偉大的高層說測驗週加重學生壓力,影響老師授課云云⋯⋯反正就是不排統一測驗時間,總之這兩個星期裡,你們自己安排課堂時間進行測驗!」

據說,家長群組裡連每一個老師的教學特點、每班的教學進度、功課等等都有談論⋯⋯

究竟上學的是誰呢?

 

 

 

曾太,請保重。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7-02-22-%e4%b8%8b%e5%8d%8809-00-55

圖片來源:立場新聞

曾蔭權被判入獄,成了這一兩天最多人討論的話題。

他之前的成就,實現了「香港仔」傳奇,似乎在告訴人們在這個充滿夢想和機會的地方,只要肯努力,總有出頭天。

他在政治上的功過,由歷史去判斷吧!當然前提是:如果香港還可以保留香港的歷史。因公職人員行為失當而被判入獄,成了香港史上首位從最高位置成為階下囚的官員。沒有仔細計算他貪了多少,但從小在「香港勝在有ICAC」的洗腦廣告中長大的我,即使同情在新聞片段看到垂垂老矣的曾先生隨同懲教署人員步離開,又或躺在病床上一臉病容被送進醫院,但樂見香港仍有法治。

只是,這種前朝法治精神,還可以擁有多久呢?這種寶貴的法治精神似乎正逐步成為某些人的政治工具。曾蔭權的事件告訴我們,「一子錯滿盤皆落索」。即使你幾十年為人民服務,即使只是一時鬼迷心竅,即使一時疏忽,一個錯誤的決定,也終將帶來嚴重的後果。

犯法要承擔刑責,這是我從小在這片土地上學會的教導。煩請社會賢達、議員等等,繼續跟進UGL的五千萬及囤地事件!

整件事中,我最關注的反而是曾太。三位行政長官夫人當中,曾太最是低調,沒有董太的防菌裝備出show,又沒有梁太的「抽一口涼氣」咀臉;曾太總是安安靜靜的站在丈夫身旁,衣著打扮樸素低調,予人高貴的感覺。

梁生的僭建、陳局長的囤地,都把事情推在太太身上。我沒有看案情細節,不知道是客觀原因不能把事情推在太太身上,還是曾先生決定一人做事一人當。但我比較想要相信後者。

無論後續發展是上訴,上訴成功還是失敗,我相信曾太的日子都不好過。丈夫72歲一個人身處牢獄,擔心他吃不飽,擔心他穿一暖,擔心他有否身體病痛⋯⋯退下那曾經的高官身份,他們只是一對尋常的年老夫妻,那種老伴之間的相互牽掛,也許要到曾先生刑滿出獄,才能停止。

大概媒體的鏡頭還是會繼續追訪他們一家,期望事件淡下來之後,曾太的日子能夠稍為平靜,在兒子及家人的陪伴支持之下,靜待曾先生回家之時。

身教示範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7-02-05-%e4%b8%8b%e5%8d%8810-30-20

今天在小食店看見美麗的一幕。

四十來歲的父親與近十歲的女兒步入小食店,入坐後父女倆開始玩「十五二十」,分出勝負後,父親向店員點餐,說要:「沙嗲牛肉麵。」店員應該和他們頗熟絡,問他們:「今天吃麵?」

父親說:「我當然不想她吃即食麵,不過也要尊重她的意願,剛剛她贏就吃麵,我贏就吃米粉。結果她贏了,就吃麵囉。」

父親當著大庭廣眾說「要尊重」女兒,這位女兒在父親的身教之下,感受到被尊重,有助建立自尊感(self-esteem),並且也自然學會了如何尊重別人。

不久之後,有一位他們的朋友進入小食店,從對話看來應是他們的教友。這位太太問女孩這裡有什麼好吃,女孩子答:「沙嗲牛肉麵。」之後兩個大人的對話又到了食物選擇上。太太表示,女孩的媽媽很注重食物營養,對女孩吃什麼有頗多限制。

父親回應:「有時太太是過份緊張,我們當然著緊她吃什麼,但我覺得教導她如何選擇食物比較重要,偶爾讓她吃一點她喜歡的,也未嘗不可。不至於吃個即食麵,就好似犯了什麼大錯⋯⋯」

非常欣賞這位父親的想法及教導方法,由他和女兒以「十五二十」來決定吃麵還是米粉,看到父女的感情非常親密,而且父親以身教讓她學習「尊重」別人的想法和決定,更難得,父親公開說「要尊重」女兒。

華人的家庭教育多是權威性的,父母擁有絕對的權威,子女是父母的附屬品,要跟隨父母的指示,滿足父母的意願,才能「被愛」。於是乎,我們的成長都在拒絕自己的感受,在許許多多的「不可以」、「不應該」教條中,我們被引導到失去自己,以為只有做到家長的意願,才能被愛。但可惜無論我們如何努力,似乎都無法滿足家長的期望⋯⋯於是乎我們沒有感受到被愛,卻自然而自的將這一套「必須要達成別人期望」的價值,無限延申到學校、朋友、工作、感情上⋯⋯於是乎,變成焦頭爛額的我們⋯⋯

一個從小被尊重的人,除了較容易建立自尊感及自信心外,也較容易學會尊重別人。每個人都不相同,每個人都可以有選擇。

這位父親明確向店員表示「不想她吃那麼多即食麵」,進店後要用「十五二十」來決定吃什麼,這個吃麵還是米粉的議題,絕對不是第一天出現,小女孩應該也知道父親不想她吃麵的原因。父親以遊戲的方式,讓小女孩有選擇的機會,十五二十這回事沒有必勝之道,而因為小女孩是代表自己作賽,贏輸也不能怨誰;即使輸了,也可以期待自己下一次會贏,可以再為自己作決定。父親也遵守承諾,女兒贏了,就讓她選擇吃什麼,而不是權威式指令。

這種氛圍中成長的孩子,敢於表達意見,勇於爭取自己想要的,通常也自信開朗。

你的管教方式女何,你的孩子也必如何。

生命教育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7-01-29-%e4%b8%8b%e5%8d%8809-51-24

圖片來源:毛孩守護者FB

台灣不時報導某小學收留了校犬,某中學畢業邀請校犬合照⋯⋯

香港呢?校長叫滅蟲公司在有幼犬的洞口放老鼠藥,以及埋起洞穴。

試問,哪有狗隻天生想做流浪犬?只是命運如此安排,懵懵懂懂的來到世上,跟在媽媽身邊,就成了流浪犬。

即使認為犬隻造成環境衞生問題也好,處理方法總不只一個吧!如果不是好心人知道情況向團體求助,也許,幼犬們已被活埋,犬媽媽覓食回來看見封起來的洞穴,情何以堪?

似乎,我們的社會日漸失去人性。我們總以為自己高高在上,總以為自己比其他一切人或動物都高貴。身為校長,不認識毛孩守護者,OK,總知道愛護動物協會,漁農自然護理處吧!雖然,通知後兩者也不是好選擇,但,總比指示滅蟲公司放老鼠藥、封起洞穴來得較合常理。至少,我只會覺得這個人無知,按規舉辦事,而不是冷血!

我們總以為我們給了動物什麼什麼,但其實往往是動物給了我們更多更多!孩子和動物一起成長,對於健康和性格發展都有正面影響;而即使成人與動物相處亦有助減輕壓力,穩定情緒;所以才有貓醫生、狗醫生的出現。美國華盛頓州由1981年開始有監獄寵物夥伴計劃,由在囚人士照顧訓練流浪狗,讓狗狗懂得照顧殘疾人士;計劃讓在囚人士學有一技之長,而經由與狗狗相處,他們變得更懂付出關心。

台灣高雄由2013年開始推行「友善校犬計劃」,學校收留校內的流浪犬,或是從收容中心領養合適犬隻。「為了讓超仁(校犬)融入校園,成為最佳動保教材,大仁國中的公民課、美術課等課程,皆與校犬結合、設計課程;也創立了甫開放報名立即秒殺、額滿的動保社團,每週皆有動保處人員或專家擔任社團講師,教授正確動保觀念,而超仁正是最佳助教。校方更舉辦以超仁為主題的繪畫、寫作比賽,進一步將作品製成週邊商品,義賣募款,學生不僅得到榮譽感與參與感,透過與超仁的相處,領養不棄養、結紮、植入晶片、正確對待動物、愛護生命等觀念,也隨之進入學子心中,優良範例讓許多想擁有校犬的學校前來取經,成為大仁國中的一大特色。」《友善校犬計劃

「美國許多地區都在實施一個名為「讀書給狗聽」的項目,主要針對那些在學校不敢大聲讀書、有閱讀障礙的學生。讀書給狗聽讓他們有機會練習大聲朗讀,有助於他們提高閱讀技能,培養自信」〈讀書給狗聽〉

動物有著不可思議的力量。什麼時候,香港才能進步到有校犬呢?這不單是減少一隻流浪犬,而是透過「教育」,讓孩子們從小就有「正確對待動物、愛護生命」的觀念,再將這些觀念帶到家庭、社區,「教育」才是有效的減少流浪動物的方法。

流浪動物並不是自己要成為流浪動物的,有的是被主人遺棄,有的是由流浪動物所生,牠們只要為了要生存。你可以不喜歡牠們,但你不要傷害他們。

現今科技發達,遇到有流浪動物而自己不懂處理,煩請上FB或google search,總會有多於一個處理方法,而非至牠們於死地不可!感謝許許多多儍人動物義工,世界有了你們變得更加美麗。

 

 

家長日

讀書的時候,家長日好像是一年一次,只見班主任。

現在工作的學校為了提供更優質的客戶服務,務求使每名老師能接見最多的家長,從8:00 - 16:15這段合約注明的工作時間內,每十分鐘一節,老師可以共有一小時二十分鐘的休息時間,可以自由安排。校方可能認為已經是皇恩浩蕩,平日55分鐘午飯時間,15分鐘小息,合計70分鐘,家長日給大家80分鐘,應該感激流涕。

任教低年級的老師,通常都會被約滿,大約40位家長,還未包括臨時見到老師有時間立刻坐下來,以及午飯時間在電梯、樓梯碰到的家長⋯⋯

家長日無法預計會發生什麼事,每年約教110-120個學生,難以對每個學生的個性、上課表現、學科表現都有深刻的印像,特別是第一個期中試後的家長日。學校一年三次家長日,分別在第一個期中試,第一個期末考,第二個期中試。

家長日前一晚必須睡眠充足,也要預備潤喉的茶水。這天腦筋必須很清醒,要隨時預備面對不同狀況,解答家長問題,含蓄地指出學生的問題。第一間工作學校的校長說,無論學生怎樣差,見到家長一開始必定要先讚學生兩句,否則一來就數落學生,家長有防衛心,之後很不好說話。

所幸遇到的家長大部都是明事理,好溝通的。雖然如此,在這樣一個接一個的情況下,著實令人身心疲累。因為時間要抓得很準,有的家長特地請半天假(上午或下午),約了幾個科目的老師,錯過了預約時間,就無法跟老師見面,家長也很著急。

而又有些家長比較緊張,無法在十分鐘裡完成對話,只要有一位家長超時,就會令之後的預約都延後⋯⋯於是到後來呢,還是老師休息的時間少了。時段被約滿的老師,連行開一下去倒水、去洗手間的時間都沒有,如在「安排好」的休息時間外需要飲水或去洗水間,都會非常不方便。

試過要跟家長說:「很抱歉,我實在需要去洗手間,請等我一下。」跟剛見過家長的學生說:「同學,請你幫我到茶水那邊倒杯暖水。」

家長日結束之後,一晚都不想說話,大概是白天說太多。

但,不要以為家長日這樣就結束,家長提問的問題,有的需要再電郵回覆,或是再聯絡高層跟進⋯⋯

不過,由家長日接觸家長,又可以某程度上更了解學生的行為。有其父必有其子。

 

語言的咒詛

 

近日讓人傷心的新聞不斷,以老師的身份在學校工作了那麼一段日子,經歷過轉了校的學生自殺身亡、在校的學生自殺身亡等等,死亡這個題目,並不陌生。然而我們似乎都很懼怕面對、談論這個題目。在經歷了更多親人的離開之後,死亡已經沒有那麼遙遠,而是很近、很近。

太多用自己的眼界、角度、想法去衡量別人,特別長輩,這也是為什麼家長說難以跟學生溝通的原因。學生總是投訴:「他們都不聽我說,我一開口就說我駁咀,喝止我繼續說話,然後自顧自說那套聽過萬遍的台詞。」

學生R是我最近很擔心的一個,R去年是我的學生,是班上搗蛋的一個,但我從不覺得他壞,只是小朋友的淘氣,未定性而已。可能因著利益衝突(上課表現不好會被罵),去年我們的關係只是一般。幾個月前,某天放學遇上R,看見他剛被訓導老師大罵一頓,只是問了一句:「怎麼了?」

結果和R吹著風在樓梯談了半個小時,R說和父母溝通上有困難,導致情緒上有很大的起伏,然後在學校會很想鬧事,變成學校通知家長,於是回家再各父母吵架,然後在學校又鬧事⋯⋯循環不斷。最讓我擔心的,是R難過的時候,會做傷害自己的行為。因為要趕著開會,只能衝衝跟R再約見面時間。(順帶問問阿局長:我個timetable滿到咁樣,放學多野做到咁樣,我想關心學生,邊度有「位」加把勁?同學仔放學要趕住補習、學小提琴,也沒時間留在學校,點樣「加把勁」?)

R的家境中上,還能每年全家去一次外地旅遊,父母的教育程度應該也不會太低。但R父親的管教方法,實在難以認同,又或者,R的父親也只是複制了R祖父的教子方式⋯⋯R的父親大概每次罵他的時候,總會說一些類似「你無用架,你响度根本就係浪費緊社會資源」之類的話,另外一些我不太記得了。

一個中一二的孩子,從小就被灌輸這種負面的說話,或許由曾經的稍有懷疑,也會變成信以為真。似乎我們都在這種傷害下成長,然後不知不覺把這種陰影再複制到下代的教育裡⋯⋯(BTW,許多人曾經跟我說因為我未ready,所以神才不給我家庭和孩子⋯⋯那這些我每天都接觸的又是怎麼一回事?於是,虔誠教徒說:那是神給他們的功課⋯⋯)

R表面上嘻皮笑臉,沒有一點不開心,在學校看到他都是笑著跟同學鬧著玩。不過和R較深入談過之後,才知道他很寂寞。因為沒有人懂得他,學校的同學太天真,都只能跟他們鬧著玩,家裡的弟弟、足球隊的成員,表兄弟等都無人能夠真正和他「談得深入」,於是他只和大家表面的交往,做到這個十二歲的角色!

很像自己的寫照,努力生存,活著的不是我,只是叫這個名字的這個角色。

或許,因為我也是這樣的人,R覺得我可能有機會接近他的想法多一點,於是乎最近他無論是不舒服或是情緒不好,都會自動出現。

總想整理一些學生跟我說和家長溝通的困難,給作家長的參考。但最難的,往往是家長、孩子雙方都帶著既有的想法、角度,不肯退讓,才把關係變差。

身體所受的傷害,即使透過治療、手術,還是會留下舊患、傷痕,更何況是心呢?R因為父親從小對他說他沒價值,不知不覺中就判定了自己的價值。別說小孩子想不開,別說小孩子沒抗逆力,他們的傷口,身邊的人都難辭其咎⋯⋯

 

 

我到底活在一個怎樣的城市?

昨晚看網上消息,警方因為市民光復屯門的行動,在屯門時代廣場內使用胡椒噴霧!連我一個斯文人,也忍不住說了句英文粗口!

從來,動物群居,都會保護自己的族群,以抵禦外來的侵擾。但現在我們這個病態社會,卻是自相殘殺,只打自己人,對入侵的勢力卻包容、包容、再包容!會否有一日,名店、藥房門外寫著:港人與狗,不得內進?

今日,兩份報導關於商場使用山羊作宣傳活動。網文隨即揶榆:龍年點拖條龍出黎?

第一份報導在觀塘的商場室內,兩隻山羊被困在小小的一個範圍,地上鋪上假草。商場稱市民購物捐款乜乜乜,可以餵山羊。圖片看起來應是商場地下大堂,這一個奇怪的空間感,並不適合動物。而且是商場內的聲音、人流、温度等等,容易造成山羊受驚。

個人悲觀加陰謀論,如果「餵山羊吃草」是一個表演節目,會否山羊早被餓了一段時間,以營造出「餵山羊吃草」的假像?並且相片所見,看不到有提供飲用水。

第二份報導在銅鑼灣商場,位置看起來是室外,兩隻山羊以寵物用胸背帶綁在鐵馬旁,就只站在石面地上。作為兩隻犬的狗奴才,看到動物在這種天氣中,就直直站在室外,必然想到牠們是否夠暖?

一個地方對「自己人」、對動物都如此病態,我到底活在一個怎樣的城市?